木晋峰

我是韩信吹,滤镜八百里,不接受反驳,拒绝ky。

#ME TOO——请停止你们的受害者有罪论!

  受害者有罪论真的很可怕,这些人认为自己很“理智”,认为自己不被表象迷惑,认为自己考虑周全。

  但理智的定义应该是在道德的前提下对事件进行冷静且客观的分析,这些人没有了道德的支撑,只不过是偏见与冷漠而已,当越来越多的人选择冷眼旁观的时候,恶行才会有恃无恐。

  如果你不愿意说话,可以选择沉默,但是不要助纣为虐。

  受害者有罪论发言的初衷并不是要解决这个社会问题,他们所说的内容于解决问题毫无裨益,他们只是想显得自己在人群中十分的有真知灼见而已。

  无论一个女孩或男孩长成什么样,穿成什么样,在大街上正常地行走,在社会中安全地生活,都是他们应有的权利,不得已选择保护措施也只是无奈迫于形势。

  可如果我们因为她们自身的保护措施不到位受到了伤害而去责怪她们,却对真正的恶行熟视无睹,那么就不是理智,也不是保护,只是冷漠与恶毒。

  如果一个女孩在社会中受到了伤害,这个社会的第一反应不是去保护她而是去责备她,那么这个社会就已经病态了,只是不知道这个病还需要多久才能好。

  治标的方法大家已经想了几十年了,什么穿得保守一点,什么晚上不要出门,什么不要单独和异性朋友出门……这些方法很多很完善,但案件却越来越多——我们什么时候能真正考虑考虑治本的办法?

  因为治标比治本成本低太多,而男尊社会中的男性们并不觉得这件事于自己有多大的害处,所以选择大事化小小事化了——在评论中逆向而行,不责备施暴者而去责备受害人,还能更显得他们与众不同。

  什么时候这个社会能有一点应有的责任感,意识到保护他们自己的子民是不需要理由和借口的,什么时候这个恶势才能得到遏制。

  今天受害的是别人家的孩子,以后就有可能是你们自己的儿女,甚至是你们自己。如果你自己的女儿受到了这样的伤害,别人却都在责怪你的女儿,你会作何想?

  在你们争吵,责备,在你们纠结到底是受害者的错还是施暴者的错时,施暴者已经趁机逃之夭夭了。

  所以我才说社会的这个病已经到了非治不可的地步——人们居然开始纠结罪恶发生之后,到底是施暴者的错还是受害者的错。

  这样的社会,这样的人是没有责任感的——保护你们的民众和身边的人是你们的责任,你们应该承担而不是推脱给最最脆弱的受害者,这样的你们是无能且懦弱的,只有没有用的人才会一味逃避,避重就轻。

  如果你们真的把这些受害的人当作自己的儿女,你们就该想想怎么营造一个让她们自由自在平平安安的环境,而不是帮着歹徒束缚她们。

  根除这个问题是很难的,可我们要因为难就不做吗?社会上可能有那么一小部分的人懦弱,可难道所有人都要跟着懦弱吗?

  这种懦弱过于可怕,他们对暴者沉默,却对弱者吹毛求疵,使亲者痛仇者快。

  无能无知之人很恶心也很可怖,他们不以无能为耻,还为自己找理由搪塞,为了撇清自己,不惜去伤害已经伤横累累的人。

  所以那些支持受害者有罪论的,不要以为这么说别人会觉得你有多见地独到,有多真知灼见,别人只会觉得你没有责任感,无能且恶心。





评论(1)

热度(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