木晋峰

我是韩信吹,滤镜八百里,不接受反驳,拒绝ky。

长城的那些破事儿 之 路边的狼崽你不要采

*“我他妈到底写了些什么”系列。

*更新不定。


“铠有三四天都没回来了。”花木兰一目十行地扫完了今日的出勤录,习惯性地把注意力直接跳到了第三页第十四行的那个位置上,“铠”的名字后头仍然是空着的。

  她这两天去了一趟城里,本以为回来的时候那人定然是已经回来了,可没想到自打她离开以后铠就再没了音讯。

  这事儿她原先没敢捅出去,只跟底下的人说铠是去出任务了,可已经快要第四天了,纵使是花木兰,也有些坐不住了。

  这也是为什么她特地把百里叫到了自己的帅帐里。

  百里守约脸色凝重地站在她案前——他也是这才知道铠不是还没忙完,而是压根儿失联了。

  “他去做什么了?”百里心底里有某种不详的预感在暗暗涌动,虽说他知道那一言不合就给人一刀的西北大汉应当是吃不了什么亏,可听花木兰这么一说,自己也开始有些摸不着底,背在身后的手心儿都发凉。

  “我之前让他去找高长恭,”花木兰面沉如水地把簿子扔到了一边儿,两手扣在一起,有一下没一下地互相摩挲着,“可我问过那厮了,铠当天就找着他了,第二天天一亮就返程,说什么也早就该回来了。”

  八成是路上出事了。

  “属下带人去找吧。”百里守约沉声道,“属下怎么的也算是半个狼族。”

  关外万里黄沙,找个人谈何容易,而沙漠狼成天游荡在那里,自然是比他们要轻车熟路得多。而他们长城大营里,也就这对百里兄弟有那么几成狼的血,好歹和沙漠里那群野狼算是远房亲戚,多少能沟通一些,不像普通人根本无处入手。

  “也好,”花木兰点点头,凝神想了想,又不放心地提醒道,“万事小心,玄策就别带去了,也别让他知道太多……最好除了你选去的几个人,别让其他任何人知道。”

  花大帅帐下第一猛将说失踪就失踪了,这可不是什么小事。

  “属下明白。”百里守约一点头,就急不可耐地转身出去了。

  

  长城入了秋,夜晚的边关料峭得紧,百里守约趁着夜色带了十八轻骑匆匆出了城关。

  大漠的白天和晚上是两个季节,更何况如今秋老虎还没过,晌午的时候沙子烫得都快能煎鸡蛋了,这一到了晚上,百里守约几乎觉得自个儿脸上要结霜。

  露在外头牵着缰绳的手几乎要被冻得没知觉,百里拽了拽自己的披风,抬眸望了一眼天际边的苍茫月色。

  风中隐隐传来狼嚎,百里守约的耳朵也随之微微动了动。

  “将军,这要怎么找啊?”

  手底下的几骑轻骑兵已经飞速地探了一遍从长城关到高长恭那儿的路,没有发现半点儿踪迹。

  这就是大漠,别说是隔了这么多天了,所有的足迹和气味只要被这风沙一吹,就会被掩埋得一干二净。

  百里守约的眸子在月色下泛着冷光,他没理会那部下,凝神听了一阵风,半晌之后他的眸子微微一瞪:“去漠北。”

  说罢他就直接一夹马腹,朝着北面直奔而去,身后的骑兵愣了愣,也容不得他们质疑,只好老大不情愿地跟了上去。


  百里守约没日没夜地找了整整一天,终于在第二天傍晚的时候看见了依在沙丘背风坡上打盹儿的铠。

  至于为什么知道他只是在打盹儿,那是因为百里隔着老远就听见他细微的呼噜声。

  走近一看,只见这厮团成一团地缩在那儿,紧巴巴地裹着披风,嘴角还有一点儿晶莹的水渍。

  合着他们这么累死累活地担惊受怕了这么久,这货倒还睡得直流哈喇子。

  百里守约几乎想用脚把他唤醒。

  但身后还有那十八轻骑在看着,百里守约总不能当着底下人的面殴打他们的铠将军。

  他仰天叹了口气,缓缓蹲下身来,心情复杂地看着这位在大漠中睡得不省人事的大爷,心说铠的心可能比苏烈将军的腰围还要宽,于是他面无表情地把手搭上铠的肩膀,不动声色地狠狠拧了一下。

  铠倒抽了一口凉气,猛然从梦中惊醒。

  “守约?”铠愣了一下,“你怎么在这?”

  百里守约笑而不语。

  我怎么在这儿,你猜我怎么在这儿。

  “你怎么了?”百里守约问道,“怎么睡在这种地方?我听说大帅让你去找高先生,你怎么跑到这儿来了。”

  漠北和高长恭的住处,简直是离了十万八千里。

  铠那张纸糊一般的脸上也没什么表情,他盯着百里看了一阵,又默默地把脸转了过去,虽然他始终没有说话,但百里却注意到他的耳根子居然在冷风里红了。

  百里:“……”

  “铠我问你,你知道自己在哪儿吗?”

  铠:“……”

  “……”

  而就在这时,铠用披风紧裹的怀里似乎有什么东西动了一下,百里的余光瞟了一眼,只见从他的披风的缝儿里露出一撮灰毛。

  铠拉开了自己的披风,一团毛茸茸的“小球”就从他的怀里蹦哒了出来。

  百里惊得眼珠子都要瞪出来了,手指头指着那毛球“你你你”了半天,又好气又好笑地问道:“你哪儿逮来的狼崽子?”

  “我也不知道,”铠淡淡地道,垂下头将企图逃走的狼崽子一把捞了回来,“路上捡的。”

  “捡的?”百里守约匪夷所思地看着他,“你捡只狼干嘛?”

  并不是所有的狼都会使枪会做饭,有的狼只会在你睡着的时候照着你的脸来一口。

  而铠又一向是个三棍子打不出两个闷屁的,百里问了他半天,才终于从他惜字如金的解释中理清了前因后果。

  ——铠这个巨型婴儿在从高长恭那里回来时迷路了,半路遇见一只落单的狼崽子,也不知道是哪根儿筋抽了,竟然觉得可爱,还二话不说抱起来就跑,结果被狼群撵着追杀了好几天,这才跑到了漠北。

  百里守约哭笑不得地看着他:“放了吧,跟我回去。” 

  铠抬头看了看他,又垂眸看了一眼狼崽子,低低地道:“带回去不行吗?”

  你是想长城被狼群包围吗?

  百里守约耐着性子道:“它需要自己的族群,放了吧。”

  铠低着头不说话,显然是犹豫了。

  百里守约:“回去给你开一个月的小灶。”

  铠松手把狼崽子放了出去,小狼崽嗷了一声,撒开腿一溜烟儿就不见了。

  百里守约:“……”

  他觉得这可能就是个套路。

  铠站了起来,这几天他确实是瘦了不少,脸上的轮廓又深邃了几分,看得守约也不忍心再说他什么,只拍了拍他的肩:“走吧,回去加餐。”


  至于回去之后铠被花木兰一通臭骂,还被罚给守约当一个月的带刀侍卫,那就都是后话了。


  ——铠表示喜闻乐见。


评论(1)

热度(7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