木晋峰

我是韩信吹,滤镜八百里,不接受反驳,拒绝ky。

大梦不央(邦信)(10)下

  “是,”韩信苦笑了一下,侧身给萧何让了个道,“萧大人若是不嫌弃,来里头喝杯茶吧,有什么事我们边喝边说。”

  萧何已有些浑浊的眸子不动声色地看着他,也不知是个什么意思,直到把韩信盯得神情都有些古怪了,萧何才终于慢吞吞地点了点头,暗暗叹了口气,一边往里头走,一边低低地道:“韩将军也变了许多了,老朽方才差些都不认识了……”

  韩信哑然地笑了笑。

  萧何又哎了一声,抬手轻轻拍了拍韩信的肩膀:“也当真是……苦了韩将军了。”

  韩信微微一怔,也不知道萧何究竟想说什么,一边招呼着家奴给人倒茶,一边笑着道:“萧大人这是什么话。”

  萧何沉默了一阵,扯起嘴角苦笑了一下,摆了摆手意思是不说了。

  韩信也没大在意,自顾自地捻起茶杯嘬了一口,皱了皱眉,转头冲家奴不轻不重地数落道:“这什么粗茶,拿好的来。”

  萧何连忙抬手制止了,笑着摇了摇头:“不必了,老朽今日来也就是传个话,传完就走。”

  “哦……,”韩信愣了一下,又转过脸来,想了想,心一下子提起来,“萧大人有何指教?”

  刘邦的兵刚刚撤走,悬在他脖子上的断头刀也不知道还在不在,萧何神秘兮兮地亲自从长安赶来跟他传话,恐怕不会是小事。

  “韩将军可知,陈豨兵败了。”萧何沉沉地道,“陛下已回了长安,过些日子要摆庆功宴了。”

  一听到陈豨二字,韩信就不禁轻轻震了一下,眸子一瞪,握着杯子的手蓦然攥紧:“萧大人……”

  萧何又叹了口气,抬手虚虚地按了按以示安慰:“韩将军莫要紧张,无论是陛下、还是老朽、或是诸臣,都相信韩将军是清白的。”

  韩信凉凉地笑了一下:“陛下的兵才刚刚撤走呢。”

  “陛下那也是一时气过了头,才委屈了将军,事后也都明白过来,若是韩将军真与陈豨勾结,那此番平叛又怎会如此轻易,”

  韩信的手攥得更紧了,眼眶隐隐红了红,扯着嘴角笑了一下,什么话也没说。

  萧何接着道:“老朽知道将军心里委屈,但还是莫要意气用事的好……陛下这一次特地请韩将军回长安参加庆功宴,也是想借机与将军冰释前嫌。”

  韩信面无表情,只眼睛微红:“我非去不可?”

  “将军身正不怕影子斜,若是不去,反而会显得心虚,落人口实,陛下也是想为将军正名,将军还是莫要枉费陛下一番苦心。”萧何轻柔地拍了拍韩信握得死紧的手,接着道,“再说了,将军也许久未见过潆儿了,潆儿也想将军得紧。”

  韩信侧过红红的眼眸看向了他:“此乃陛下口谕?”

  萧何怔了一下,面上的神色僵了僵,点点头:“是。”

  “只有口谕?”

  “……是。”

  没有圣旨,就没有实据,哪怕是事后反悔,也算不得出尔反尔。

  韩信紧绷着脸皮,萧何又沉沉地握了握他的手,抬眼看进他的眸子里,低低地问道:“现下风声紧,陛下也是不想引人耳目。就是怕将军不信,这才叫老朽亲自来请将军的……难不成,将军还信不过老朽吗?”

tbc. 

====================================================

一起发非说有敏感词,分开发就没了,醉了。。。。

大梦不央10暂时分为上中下三部分,如果有缺失就跟我说,我重发。

评论(5)

热度(3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