木晋峰

我是韩信吹,滤镜八百里,不接受反驳,拒绝ky。

大梦不央(邦信)(10)中

  刘邦呼吸蓦地一滞,皱着眉头想了半天,忽然瞪大了眼睛,急忙道:“快……再去一趟淮阴,让韩将军切莫回长安。”

  那人被刘邦一下子弄懵了,愣了愣,试探着问道:“陛下这是……”

  “无论旁人以何种理由,无论谁来请他,叫韩将军绝对不要入长安!”刘邦心底一阵阵发寒,背上直冒冷汗,“切记!寡人回头给你一道旨,莫要让他人知晓!跟韩将军说,东海边的大船也不能一直无用武之地,该用则用。”

  刘邦藏在袖子里的手忍不住隐隐发抖。

  他怎么能现在才反应过来!

  当初那个去长安告发韩信的家臣不是因为吕雉的密令,也不是因为韩信真的谋反了。

  是那家臣劝韩信与陈豨一同谋反,被韩信拒绝,韩信担心节外生枝,这才要斩草除根下令诛除,那家臣为自保,干脆一不做二不休,连夜从淮阴逃了出来,恶人先告状。

  ——可韩信要兵变的谣言已出,当初就连一直护着韩信的刘邦都信了,更遑论吕后……

  如果韩信要谋反,恐怕第一个要杀的就是吕雉和太子,她必然自危。

  而且其实说到底,不管韩信究竟有没有谋反,只要刘邦信了,那就相当于是真的了——至少吕雉诛杀韩信的理由全了,名正言顺,堂而皇之。

  如今陈豨已败,机会千载难逢,吕雉岂会轻易放过?

  原本刘邦计划在洛阳休整三日,结果当天晚上就下令全军开拔,火速回长安。


  而就在此时,萧相国已经不声不响地到了淮阴。

  韩信大半年都没怎么出过房门,原本常年征战,风吹日晒雨淋的,虽说五官好看,但脸愣是给磨得又黑又糙,结果这些年一天到晚的不出门,竟然还养得白嫩了不少,就是没什么血色,若不是因着那一身凛冽气,还以为是哪家的贵公子。

  直到听闻萧何亲自来了他淮阴府上,才总算是肯到正厅去看看。

  府外的兵已经撤走好几天了,长安里也没什么动静,韩信在府上等了十来天,才终于等来了点儿音讯。

  萧何似乎是一个人来的,身上穿得也极朴素,好像生怕旁人认出来似的。

  韩信难得见着故人,脸上显出了数月来头一回由衷的笑意,恭恭敬敬地躬身一礼:“萧大人。”

  看着眼前这个年轻人,萧何的神色暗了一瞬,但又马上恢复了正常,温和地笑了笑,扶着韩信的胳膊让他抬起头来:“不必多礼,你我二人也当真是许久未见了。”

  当年萧何的保举之恩韩信心里倒确实是一直惦记着,纵使是嘴上不说,但每每见到这个当初月下追他回汉营,还不惜以身为他担保的长辈,韩信都不由得比对旁人更多几分敬意。



评论(1)

热度(2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