木晋峰

我是韩信吹,滤镜八百里,不接受反驳,拒绝ky。

罗生门(一)

阅前声明:

  我喜欢舅舅,不代表我是魔道nc粉,魔道有魔道的好,这是很客观的,我也不想和任何人ky,我不了解墨香铜臭,所以对一切关于她人品的论调存保留意见,别跟我ky,我只想写篇同人文。

  之前有人说我的某篇漫画梗有魔道的感觉,我不懂哪里像魔道了,只想说这里拒绝任何立场任何形式的ky,谢谢。


*非轻松向。

*有黑化注意。

*可能引起曦瑶不适。

*ky删评。


正文:



                               —— 最可怕的不是地狱的小鬼,而是人间的游魂。


  大雪下个不停,像弹棉花似的纷纷扬扬,几乎要迷了人的眼,蓝曦臣站在廊道里盯着外头的雪发呆,不知不觉眼睛就开始酸痛起来。

   云梦的风无论何时都带着股潮气,即便是在大雪纷飞的天气里,裹着水汽的寒风沉沉低吟着,嗡嗡作响地滚过厚实的雪地。

  “别盯着雪看,这雪太大了,会把眼睛看坏的。”身后一个低沉的声音响起,蓝曦臣回头一看,只见江澄披着一件月白缎面的大氅从里屋走了出来。从里屋通往廊道的门一拉开,里头的暖气就扑面而来,与外头的寒意形成了鲜明的对比,屋内一群人似乎正坐在一起谈天说地,只是隔得远,也听不清他们在说什么。

  蓝曦臣笑着揉了两下眼:“的确,这雪真大。”

  江澄把左手端着的一碗温好的酒递给他:“往年云梦没下过这么大的雪,挺少见的,反正你们在云梦多待几日。”

  蓝曦臣没接酒碗,不好意思地笑了笑:“抱歉,在下喝不了这个。”

  江澄似乎有些意外,半边眉毛挑了挑,但也终究没说什么,又把手收了回来:“进去吧,他们在里头聊天,屋里也暖和些,别把你冻坏了。”

  他们原本是来云梦开清谈会的,临要结束了,却突然下起了暴雪,想着本来就都是熟人,不如干脆再多留几天,一面是等雪停了好走,一面也算是各家彼此之间多交流交流。

  蓝曦臣却没动作,半靠在结了冰的栏杆上,似笑非笑地扭头又看向了外头的雪:“说起来,转眼就三年多了,真快啊。”

  江澄微微一愣,这才反应过来他说的三年是指什么。

  金光瑶死了三年多了。

  江澄想起当初蓝曦臣在金光瑶死后闭关了大半年,顿时明白过来,紧接着又连带着想起了些什么,迅速撇开了眼,低声道了句:“节哀顺变……不过这话现在说是不是有点迟了……”

   蓝曦臣笑着摇了摇头,倒是一点不像沉湎在悲痛中的人:“没事没事,都过去了。”

   江澄也不知道说什么,端起左手中半凉了的酒喝了一口,终于没话找话一般地道:“你……想得开就好。”

  蓝曦臣看着道:“……不过江宗主应该知道,在下指的不止是这个。”

  江澄:“……”

  三年多以前,还有一件事。

   蓝曦臣长叹了口气:“罢了,江宗主不想提也罢,至于阿瑶……人各有命,生生死死,因果轮回,这都是阿瑶的命数,他……他杀了大哥,还有那么多人,也算是现世报吧,活着的时候把报应受了,说不定下去之后就能少受点罪……啊不好意思,跟你说这些东西。”

  江澄连忙晃了晃酒碗:“无妨无妨,你说吧,他再怎么样也是金凌的小叔。”

  其实说心里话,他一点也不想听蓝曦臣长吁短叹,金光瑶死的时候他只觉得如释重负,但总不好伤了蓝曦臣的自尊心,只好硬着头皮往下听。

  蓝曦臣饶有兴致地看着他,像是发现了什么有趣的东西,道:“不知为何在下常听人说三毒圣手不近人情……在下倒是一直觉得江宗主挺好处的。”

  江澄也一点不谦虚:“都是些风言风语。”

  他们此次清谈会是讨论各家领地之间的商贸问题,以往总被地域、关隘、族规等各种原因所掣肘,几大行会的大东家不干了,下了血本要让几大家主给个说法——这事要是谈妥了,大家都有钱赚,江澄当然不会对与会的各位宗主甩脸色。

  ——谁会跟钱过不去?

  尤其是和蓝金两家,金家就不用说了,宗主是他外甥,至于蓝家,无论江澄和魏无羡有多少不足为外人道的过往恩怨,江蓝两家都势必会因蓝忘机和魏无羡的结合而交往更加密切。况且姑苏织造的丝绸在云梦很受欢迎,同时姑苏也是云梦铜制器的最大买家——他得让云梦的商会有钱赚。

  所以无论他们之前发生过什么,现在蓝曦臣在他眼里,简直就是一锭行走的金元宝。

  “对了,”蓝姓元宝忽然又开口道,“这回倒是没见到温宁公子啊。”

  江澄没想到蓝曦臣会关心到温宁身上,只当他是没话找话说,所以也信手拈来一句算是敷衍:“可能是不方便长途跋涉吧。”

  ——但这完全是胡扯,他哪知道一具凶尸为什么不想参加清谈会。

  外头的雪风还在呼啦呼啦地吹,云梦冬天的风是那种会往骨子里渗的,江澄实在是冻得受不了,蹭了蹭冰凉凉的鼻头,又问了一句:“要不我们进去吧,刚才怀桑还问你在哪来着。”

  蓝曦臣看见江澄通红的鼻头和手里仍旧端着的酒碗,这才会过意来,有些过意不去,笑眯眯地连连点头:“好,那我们进去吧。”

  现在正是下午,各大宗主闲来无事,正在主厅一起围着炉子聊天。

  “想当年那些温狗啊,简直是草菅人命!本来这修仙界就是各家各据一席之地才好,温若寒还非要称霸……你说说,哎!”

  “他若不非要称霸,说不定现在温家还好好的呢。”

  “嘿,说起这温家,我估计那金光瑶一辈子做的唯一一件好事就是帮着赤峰尊除了温若寒。”

  “谁知道呢,说不定他也是见风使舵罢了。”

  ……

  江澄侧眸瞥了一眼蓝曦臣的脸色,火光的映衬中他的神情并不分明,江澄只好轻咳了一声,打断了几位小家主越说越过分的话。

  “江宗主,蓝宗主。”

  几人见过礼后,江澄带着蓝曦臣入了座。

  聂怀桑坐在江澄斜对面,从始至终都没说过话,只是应和地笑着。

  “舅舅,你们去干嘛了?”身旁的金凌压低了声音问道。

  “没什么。”江澄道。

  魏无羡和蓝忘机在角落里喝茶小声说着话,好像别人都与他们无关一般。

  江澄把注意力从他们身上收了回来,又朝向坐在自己另一边的蓝曦臣问道:“要喝茶吗?”

  蓝曦臣欣然笑道:“好啊,多谢了。”

  江澄招手唤来负责茶水的门生,给蓝曦臣添了一杯。

  一位罗姓的宗主又继续着方才的话题:“说起来,听闻温若寒年轻时也是根正苗红的翩翩君子,怎么就……”

  蓝启仁放下了手中的茶杯,终于说了到场以来的第一句话:“人各有命,这是他自己的选择。”

  江澄微微一愣,抬眼看向了他。

  众人似乎也有些惊讶,没想到蓝老先生会突然在这个时候发言。

  又有一人感慨道:“其实,无论是温氏还是金光瑶,以那般实力,若不是走了歪门邪道,也算得上是传奇了。”

  众人顿时唏嘘起来。

  “那有什么办法,温若寒就是魔怔了,据说他当年就因为一名门生打翻了酒盏,不仅把人杀了,还把尸体挂在不夜天正门前悬尸示众。”

  “什么,真有此……”

  蓝启仁一掌拍在桌上,气得胡子直抖:“无稽之谈!”

  其实这些人本来就是瞎侃,没想到突然来了个认真的,顿时像是吃鳖了似的悻悻然闭了嘴。

  蓝曦臣皱了皱眉:“叔父……”

  蓝启仁也意识到自己过激了,垂下眼不说话了。

  于是欧阳家的宗主便顺势把话题转向了金光瑶:“对了,金光瑶封在山上那么久,应当不会冲破封印……”

  “怎么可能!”罗宗主嗤笑道,“那不还有赤峰尊镇着的吗。”

  “哈哈,是啊,说起来,金光瑶这辈子最怕的就是赤峰尊了吧。”

  江澄侧眸看了看蓝曦臣,敏感地捕捉到蓝曦臣眼中一瞬的黯淡。

  蓝曦臣转过脸冲他歉意地笑了笑,在他耳边小声道:“在下出去透透气。”

  江澄给他了一个“我明白”的眼神,点了点头,顺便拍了拍他的肩膀以示安慰。

  蓝曦臣向众人道了声失陪就又出去了,那些小家主似乎并未察觉有哪里不妥,反而有的一见蓝曦臣走了,还隐隐松了口气。

  罗宗主道:“哎,金光瑶也真是太过分了,可怜了蓝宗主,一直被蒙在鼓里。”

  这回还不等蓝启仁和蓝忘机出声,江澄就先不干了,他重重地咳嗽了一声,横了罗宗主一眼,罗宗主立马惊觉,小心翼翼地闭了嘴。

  这时魏无羡不动声色地起身,从人圈外围绕到了江澄背后,拍了拍他的肩。

  江澄回过头看向他:“怎么了?”

  魏无羡的眼神在明灭闪烁的火光中显得有些神秘,他压低了声音道:“你出来一下,我有话跟你说。”

  江澄迟疑了一下,看了看周围,向众人道歉以后,跟着魏无羡出了主厅。

  “有什么事?”两人独处的时候,江澄总是情不自禁地板起脸色。

  魏无羡也习以为常,直接开门见山地道:“我先带蓝湛回屋了,晚饭再叫我们。”

  江澄皱了皱眉:“就这?”

  魏无羡沉默了一阵,又接着道:“当然还有,我这次本来想带着温宁来的,但他死都不肯,后来才听思追说,之前他看见蓝曦臣和温宁单独见过面……”

  江澄啧了一声,不屑地转过脸去:“你乱管闲事的毛病能不能改改,这种没踪没影的事……”

  “江澄!”魏无羡喊道,一脸认真地瞪着江澄的眼睛,“你……你,算了。”

  江澄皱着眉,觉得有些不对:“到底怎么了?”

  魏无羡的眼睛里有些血丝:“你……你是不是有什么事瞒着我。”

  江澄懵了:“什么?”

  魏无羡像是有什么想说却说不出口,终于还被自己气笑了:“算了,懒得和你个木疙瘩扯……我可没跟你胡扯,没踪没影的事儿我能和你说吗?”

  江澄不想再往下听,道:“那也是蓝曦臣的事……”

  魏无羡气急:“你……你,你别跟我装糊涂,我都知……”

  “你知道什么?!”江澄转过脸来瞪着他,火气有些上头,“你又知道什么了?!嗯?”

  他俩依然是几句话就要翻脸,魏无羡脸彻底拉了下来:“你以为我乐意管你的破事儿?还不是……你……我也是为你好。”

   江澄瞪了一阵,想发火也发不出来,最后这一口气还是泄了——没那个必要。

   江澄只道:“罢了,随便你怎么说吧。”

  “你听着,”魏无羡转到江澄面前,“有些话我不方便说,这事儿蓝湛也不知道,我不想告诉他……我知道你心里有数,我也想你好好的……”

  江澄看着他,总觉得有些不对劲。

  ——以前魏无羡可懒得管他的烂摊子,今天这到底是怎么了。

  “我知道了,谢谢,”江澄不知道怎么跟他说下去,只好转过身看外面。

  魏无羡看着他的背影忽然又感觉到从前的那种无奈,剩下的话半天说不出来,最后只叹了口气,道:“你没必要什么事都一人憋着……算了,我和蓝湛先回屋了,那些人乌烟瘴气的。”

  等到江澄重新回到主厅的时候,蓝湛和魏无羡的位置已经空出来了,蓝曦臣却已经回到了自己的位置上,回过头来看向他,温温和和地笑着:“江宗主回来了。”

  tbc.

评论(4)

热度(44)